手机盗窃案和派出所的敷衍了事(本人经历的真事)
发表于:2019-07-14 15:38:43

杰这天下午躺在床上,对着眼前的显示屏渐渐起了睡意,平日里熬夜现在终于扛不住了,杰醒来时已经是五点多,拿起身旁的手机发现楠发来几条消息。
楠:去游泳吗? 抖动, 还发了一张自拍。
杰回复:你都不知道来我家找我吗?
杰又去看群聊,才发现楠的手机被偷这件事,一开始有些窃喜,因为杰当年手机也被偷过,而且是两个,现在自己的朋友有一个跟自己一样被偷了,一开始有些安慰,但是有十分过意不去,总不能让这些小偷太猖狂小去,所以王在群里找人一起去现场看看究竟
王找到张,想案发地点出发,进入大门,老妇女一脸平淡的看着我们俩。
张:今天不是丢了一部手机嘛,我们来看看监控。
老妇女有些不屑:你是说王楠那部手机吧,他都看过监控了也没看出来什么。
王:我们再来看看。
老妇女:行吧,监控在那个房子里面
老头有些不耐烦:能有什么用,找了又能怎样。
王张两人随老头来到监控室,张做到监控显示器前翻阅着,突然一个可以的身影出现在三人眼前,张开始反复观看,显示屏中一个白衣男孩从更衣室里走出来,手中那个一个黑色矩形物,似乎是一块手机。
王:这个人有些可疑。
张反复查找白衣男孩的出现时间和消失时间,又换到另一个视角,最终看到白衣男孩是去骑车出去,从屋子里面骑车出来的时候,手不自觉的摸着电动车的内侧(就是有的电动车车把里面下面有一个可以放东西的地方)似乎是吧什么东西放进去,然后又去碰了一下那个东西,最后又从左边裤带拿出一部手机吗然后一直拿到手中。
王:他这是拿了两部手机吗?
张:可能就是他了,一个人两部手机太可疑了。
显示屏上又出现一个可疑的身影。一个粉一男孩走出来,走向白衣男孩,老妇女在后面说,这两个是朋友,粉衣男孩总会请白衣男孩游泳,但今天白衣男孩没有下水。
张:没有下水的话,那偷手机的可疑就更大了。
老妇女:粉衣男孩是用微信支付的。
张:那会有收款消息,微信拿来给我看看。
老妇女有些不愿意:付款信息能看到他微信吗?
王:我们只需要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就可以了。
在记录中看到两点多钟有一个付款20元的,张去看两点多钟的记录发现没有。最后老头说他支付了10元那十元我给他优惠了,王又去看收款记录发现三点多钟有一个支付10元
张又反复掉监控,一直尝试着寻找他们进来是什么时候,最终在三点二十多的时候找到了,白衣男孩骑车带着粉衣男孩,下车,粉衣男孩手中拿着手机,白衣男孩没拿
张:一开始他们来白衣男孩没拿手机,最后出去的时候却拿了两部两部。
王:如果两部中一部是粉衣男孩的那另一部可能就能看到是楠的,现在不能下定义,继续看录像。
老妇女:那粉衣男孩和白衣男孩当时来付钱进过商品屋。
张打开他们进屋子的那段录像发现当时粉衣男孩付了钱,白衣男孩手中依然没有手机。
张:正常有手机应该都会放在手上吧,但现在白衣男孩手上依然没有手机,十分可疑。
白衣男孩到货架上那了一样东西,没有看清楚,之后张又看他们进大门的视频,当时白衣男孩去推车出来,再次出现在屏幕中的白衣男孩,骑着车手握着车把其中还夹着一样黑色矩形。
粉衣男孩手中也拿着一部手机。
王:不对啊,这个时候两个人手中似乎都拿着手机,跟他们走出去的时候似乎吻合。
张:别忘了当时白衣男孩在货架上拿了一样东西。
王:但是没有看清,现在这白衣男孩只是有嫌疑而已。
老妇女,这个白衣男孩妈妈死了,爸爸又有残疾。
王:家庭背景有些极端,难道白衣男孩因为家庭低沉出来偷手机卖钱贴补家用?
张,那这个白衣男孩必须严抓,问问可以搞到联系当时就好办了。
老头从问外走进监控室:汗没酒喝了。拿起一个酒瓶:就剩二两了。
张:喝点小酒挺好的
老头:对了当时我进去更衣室有一个男生瘦瘦的,在那里试锁并向老头说找不到自己的橱了,老头一个一个试,发现第三排有一个橱没有挂住,等于没锁。然后男孩在另一边打开了自己的橱,对了没挂住的橱里面有小灯亮。
王:那这个瘦男也有很大嫌疑,模拟现场,当时瘦男在更衣间试锁,看见老头打开一个橱门,发现里面有亮光,感觉是手机,等老头走了之后,趁没人,起了财心,就顺手拿走了。
张:确实有很大嫌疑。
王:要不再找找?
张:不找了,回家我爸催我吃饭,老头老妇女麻烦了,走了。
王,再见。
王送张回家后,在路上反复思索,但每个究竟,到家后,把在在监控室录下的一些片段发到群里面。
几个人找到了粉衣男孩的联系方式,问白衣男孩的住处以及联系当时,一帮人于是都认定白衣男孩就是偷手机的人,到了第二天,楠带着几个人找到粉衣男孩并由粉衣男孩的妈妈开车带到白衣男孩的所在地,一个学校的门口为见面地点,这是从学校不远处走出三个人,白衣男孩的姨妈,白衣男孩的姨姐,白衣男孩,姨姐一身小社会的妆容,似乎是要来炸炸楠的士气。
姨姐:我们白衣男孩不可能偷别人手机的,报警都没用。
楠又问白衣男孩偷没偷。
白衣男孩咆哮道:不是我,我没偷我没偷。
楠回来时候,把上午经历的都告诉到群里面。
(都知道群里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说了。)
下午,张让杰会案发现场并且拷贝视频。
杰到了现场,老头有些生气杰将U盘递给老头儿子让他去拷贝
拷贝完以后,杰回去看打球,打球的散了以后,李跟着杰一起走,这时杰得知楠快到家了,便等候,三人回合以后,前往派出所,到达派出所门口,楠有些畏惧,不敢进去,杰怂恿了几句后楠进去了,杰和李跟随其后,屋子里坐着一个着装一般的小青年。
小青年:什么事?
楠:报案。
小青年报什么案?
楠:我手机被偷了。
小青年:什么地方?
楠:水上乐园。
小青年:几点?
楠:四点到六点。
小青年:今天刚偷?
楠:是昨天。
小青年在本子上记录着:你叫什么名字?
楠:楠。
小青年:号码
杰:他手机没了记我的吧。。。。。。。。。。
小青年:那你们坐在这等一会,民警出去巡逻了,一会回来。
李,杰,楠坐在椅子上等候。
楠似乎有点不知所措,坐在那里很不自然,就跟他犯错了一样。
后来他们开始小声聊起天来,似乎不太着急。
等了大概半小时了,民警还没来,他们有点着急了,刚要起步就走,小青年就拨通了电话。
小青年:浩哥。
浩哥:……
小青年:恩恩,等一下,马上到。
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巡逻车回来了。从门外进来一个很帅的民警,配着一把92式手枪,一看警衔,应该是队长了,应该是浩哥了、
浩哥:是谁报的案。
楠怯怯的举起手:是我。
浩哥:手机在哪瞎的,什么时间。
楠:水上乐园。昨天四点到六点
浩哥:那跟我们走一趟
楠拖着缓重的步伐走出去。楠和杰骑车跟在警车后面,李先回家做饭了。骑着骑着,警车停了,然后副驾驶的浩哥伸出头说:你们先走,我有点事。
楠超过了警车,回头一看,哦,原来就是和行人擦个寡。此时楠内心十分无语,这是他第一次报警。
到了小学时,杰拐进了张家的眼镜店,和张简单聊了几句,说了大概情况就和楠去水上乐园了。一会警车也到了。
浩哥和楠向更衣室走去,浩哥旁边的助手打开了执法记录仪,浩哥却说道:别录,关了。
楠就感觉很无语,为啥不开执法记录仪。
浩哥和楠一起走进了更衣室,问楠:哪个是你当时的橱?
楠:这个
浩哥:你当时咋锁的,这样吗?(他把俩个锁钩弄在一起)
楠:是这样的,然后我就上锁了。
浩哥:这样跟没锁一样吗,捏,必须转一圈,我这y用了很大劲也没锁死,所以你当时肯定没锁好。
楠:(MMP,还真是的,内心很奔溃,这什么鸟锁,老板还问我要锁嘛。要跟没要没区别啊)
然后他们出来了。浩哥问楠:监控呢?
楠:杰过来,监控给他看看。
杰打开手机找到那段小孩推车到门口的那一段视频给浩哥看。
杰:你看他当时放一个在车洞了,然后口袋又掏出来一个。
浩哥:他啥时候放一个在车洞里
杰:去监控室吧,手机拍的不清楚。
然后三个人就去监控室了。
杰在弄监控回放。
浩哥问楠:那小孩哪里的,叫啥。
楠:xx的,小名叫旺旺,真名不知道。
浩哥:不知道名字咋查,你去问问。
楠打开QQ拨通了硕的语音电话:喂,硕,我报警了。警察需要哪个白衣服小孩姓名,你去他伙伴家问一问。
硕:好的,我现在就去。
一会硕就打来了电话:叫x旺
楠挂断了电话,跟浩哥说:叫x旺
浩哥把名字记在了本子上
随后浩哥又问:你能找到他家吗?现在就去吧。
楠:能找到,但是他不住在哪,现在住在xx中学旁边
浩哥:xx中学?你怎么知道?
楠:今天我去跟他见面了
浩哥:那你能现在约他出来吗?
楠:不能,不知道他具体在哪,他在他表嫂家住的。
浩哥:表嫂?他表嫂叫啥?手机号多少?住哪?
楠:…………(内心一万个草泥马跑过)
浩哥起身离开监控室,回头对楠说:存个手机号,等你联系好了找我。
楠:…………(我是警察你是警察,咋我调查)
老头给他们一车警察一人一瓶水,还给浩哥递烟,浩哥没接。
警车随后就走了。
杰和楠简单的和老妇女和老头聊几句也就离开了。


感觉手机没希望了,警察太敷衍了事。

全部回复(2) 反向排序 回复
1楼十年尘梦 2019-07-17 20:01:25

重新组织语言再讲一下吧

0 回复
2楼橙汁 2019-08-29 21:41:23

太正常了,哎,遇到事还是要靠自己啊。

0 回复
我要发帖 回复本帖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社团热门帖

诚博国际娱乐